搜索 解放軍報

黨的革命精神譜系丨西柏坡精神:“趕考”遠未結束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慄振宇責任編輯:楊紅
2021-05-30 06:30

“趕考”遠未結束

■慄振宇

從實現“兩個一百年”目標到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我們正在征程中。“考試”仍在繼續,所有領導幹部和全體黨員要繼續把人民對我們黨的“考試”、把我們黨正在經受和將要經受各種考驗的“考試”考好,努力交出優異的答卷。

——習近平

生活中有些時刻,看似平常,卻可能在不經意間成為永恆。

1949年3月23日,中共中央機關從西柏坡啓程前往北京。這天一大早,毛澤東還在農家小院裏看書。祕書葉子龍走進來催促出發。毛澤東站起身將書交給他,並叮囑帶上這本書。葉子龍匆匆將書裝進了揹包裏。

出發時,毛澤東對周恩來説,今天是進京的日子,進京“趕考”去。周恩來笑答,我們應當都能考試及格,不要退回來。毛澤東説,退回來就失敗了。我們決不當李自成,我們都希望考個好成績。

這就是我們今天極為熟悉的關於“趕考”的對話。

從1948年5月26日進駐開始,黨中央在西柏坡工作了10個月時間。在這段時間裏,黨中央指揮了遼瀋戰役、淮海戰役、平津戰役,召開了黨的七屆二中全會,毛澤東同志向全黨提出“兩個務必”的號召……風雲激盪間,中國革命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近代中國曆經百年漫漫長夜,在這裏終於破曉,走向黎明。

西柏坡這個滹沱河畔的小村莊,成為黨中央解放全中國的“最後一個農村指揮所”,也讓一種偉大革命精神——西柏坡精神,鮮明標記在黨的革命精神譜系當中。毛澤東提出的“趕考”及其背後的精神內涵,正是西柏坡精神的重要組成部分。

千年考題“窯洞對”

從西柏坡到達北平香山雙清別墅後,葉子龍把毛澤東臨行前讓他帶的那本書拿出來,看到書名是《甲申三百年祭》。關於這本書,葉子龍是知道的。

就在十多天前,中共七屆二中全會剛剛落幕,中共中央宣傳部和解放軍總政治部就根據毛澤東的指示,印發了這本由郭沫若撰寫的《甲申三百年祭》。

《甲申三百年祭》,最初發表於1944年3月19日,當時恰逢明朝滅亡300週年。這篇近2萬字的文章,講述了李自成在農民起義軍佔領北京後,被勝利衝昏頭腦,立足未穩即墜入“温柔鄉”,最終迅速失敗的悲劇。

當時在延安的毛澤東對此文十分讚賞,推薦全黨認真學習,並將其印成小冊子,作為延安整風學習的重要文件之一。5年之後,這本書再次進入毛澤東縱覽風雲的視野。據葉子龍回憶,進京前夕,毛澤東在西柏坡緊張的工作間隙,曾多次翻閲這本小冊子。

深諳中國歷史的毛澤東,在如此緊要的重大歷史關口,如此重視《甲申三百年祭》,當然自有其深意。

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300年前的歷史風雲,為人們思考今天和明天的事,可以提供太多啓示。真正具有歷史眼光和智慧的人,一定能從漫長的歷史脈絡當中,找到隱含其中的規律,以汲取經驗教訓,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回溯黨史可以看到,毛澤東與此相關的思索,其實從幾年前那次著名的“窯洞對”,就已經開始了。

1945年7月,民主人士黃炎培從重慶到延安考察。在毛澤東的窯洞裏,黃炎培談到:我生六十多年,耳聞的不説,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有能跳出這週期率的支配力。一部歷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榮取辱”的也有。總之沒有能跳出這週期率。黃炎培希望中國共產黨能夠跳出週期率。毛澤東堅定回答説: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從《甲申三百年祭》到“窯洞對”,再到七屆二中全會上向全黨同志發出的告誡,“因為勝利,黨內的驕傲情緒,以功臣自居的情緒,停頓起來不求進步的情緒,貪圖享樂不願再過艱苦生活的情緒,可能生長”“可能有這樣一些共產黨人,他們是不曾被拿槍的敵人征服過的,他們在這些敵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稱號;但是經不起人們用糖衣裹着的炮彈的攻擊,他們在糖彈面前要打敗仗。我們必須預防這種情況。奪取全國勝利,這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重温這些歷史細節,我們彷彿回到70多年前,回到那個寧靜卻牽動全世界敏感神經的小村莊,真切感受到一個政黨及其領導人,在偉大歷史轉折中的思想和心路歷程。人們從中看到的是無比堅定的信念信心、不可阻擋的氣魄膽識和超常冷靜的自省自律。這一切,無不基於中國共產黨人對歷史規律的深刻把握和對自身歷史使命的深刻認識。

“進京趕考去”,正是在這樣的思想背景下,從這樣的歷史起點上出發的。

“進京趕考去”這一頗具歷史感且意味深長的比喻,讓一個偉大政黨從此有了始終縈繞心頭的“趕考”情結、始終未敢忘記的“趕考”意識和代代傳承的“趕考”精神。

回看過去70多年間,可以説“趕考”二字,飽含着中國共產黨人的情懷和理想,已經深深嵌入中國共產黨的政治文化,並對黨、國家和軍隊的建設發展產生深遠影響。

“考官”是人民

“趕考”,參加考試的“學生”,面對的是難以預知的“考題”。千百年來,不知多少滿腹經綸、滿懷抱負之士,延綿不絕地走在趕考路上。在中國傳統文化當中,“趕考”既含有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小心謹慎,又藴含着“修齊治平”的人生抱負。然而,與歷史上所有“趕考”不同的是,中國共產黨人面對的“考官”不再是封建統治者,而是大寫的兩個字——人民。

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回望風起雲湧的歷史長河,人民其實始終是決定社會發展前途命運的“考官”。然而,不知有幾人能真正從心底認這個“考官”;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這位特殊的“考官”面前敗下陣來。遠的不説,西柏坡對面的那個國民黨政府及軍隊,就可謂一部生動的反面教材。

這是抗戰結束後,兩個美國考察團幾乎在同一時間,對國共兩黨留下的印象。

曾在抗戰期間出任駐華美軍司令的魏德邁,於1946年7月受杜魯門總統委託再次來到中國考察。他離開中國前發表了一次演講,其中談道:“我發現不少政府官員將他們的兄弟子侄安置於政府,任職於國營或私營公司之中,利用職權不顧國家與人民的福利而謀取巨利”“大多數人的品行是特別表現出貪婪、無能昭著,或者二者俱全”……

1946年3月,美國總統特使馬歇爾訪問延安。他的隨行記者這樣描述道:“在延安,黨的幹部工作時間很長,吃得又很差,冬天還減為一日兩餐,吃的主要是小米和青菜。他們在窯洞裏,坐在木椅或木凳上,在小油燈的暗淡燈光下進行工作。然而,看起來他們並不感到疲勞,甚至在敵人即將大舉侵犯時也如此……在延安聽到的最多的一個詞,就是‘人民’……中國人民如何,世界人民如何。‘到人民中去’‘向人民學習’,這些都是口號,但又包含着比口號更深的含義,代表着一種極深的感情,一種最終的信念。”

這種天壤之別,不僅國際人士看在眼裏,包括眾多愛國華僑、民主人士乃至國民黨內部的高官都看在眼裏——“中國的希望在延安”。以什麼樣的態度對待人民,把人民放在什麼樣的位置上,構成了共產黨和國民黨在政治軍事層面高低勝負的分野,並最終走向不同的歷史命運。

在西柏坡期間,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之所以能以摧枯拉朽之勢奪取三大戰役勝利,一個根本原因就在於,人民軍隊的根脈深紮在人民的深厚大地之上。

僅是淮海戰役,人民解放軍60餘萬作戰官兵的身後就有543萬支前百姓。時任華東野戰軍代司令員的粟裕,在回憶山東人民對解放戰爭的支援時説:“在三年解放戰爭中,山東人民共發動了四次大的參軍運動,送出了五十八萬九千餘名優秀子弟參軍。他們像千百條小溪流渠,匯成了奔騰萬里的大江長河,源遠流長,滾滾向前,使華東野戰軍越打越多,越戰越強。有這樣的人民,還有什麼敵人不可以戰勝呢?”

“千百條小溪流渠,匯成了奔騰萬里的大江長河”,多麼生動形象的比喻。歷史的偉力,深藏於人民。中國共產黨人正是因為以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為根本宗旨,時刻把人民裝在心裏,才會自覺把自己當“學生”、始終讓人民當“考官”,才能在革命建設中贏得人民的真心愛戴和支持,一步步改變着古老中國的命運。

在這條全新的“趕考”路上,中國共產黨人不僅迎來新中國成立的燦爛光芒,而且在後來的日子裏帶領中國人民披荊斬棘、攻堅克難,一步步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一步步接近數代國人曾經為之犧牲奮鬥的偉大夢想。

“考題”因時而變

當年,在北平和平解放時,傅作義曾對前來接收的解放軍代表説,國民黨統治了不到30年就垮台了,你們共產黨當然不會那麼快就重蹈覆轍,但是40年以後、50年以後又會怎麼樣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今天已經顯而易見。

從西柏坡出發的“趕考”路,中國共產黨人到今天已經走過了70多年。中國大地發生的天翻地覆的變化,以雄辯事實向世人展示着中國共產黨人業已完成的優異“答卷”。然而,“考試”就此結束了嗎?“趕考”路就此結束了嗎?

2013年7月,曾多次到過西柏坡的習主席,再次來到西柏坡。在參觀和座談中,習主席強調:“當年黨中央離開西柏坡時,毛澤東同志説是‘進京趕考’。60多年過去了,我們取得了巨大進步,中國人民站起來了,富起來了,但我們面臨的挑戰和問題依然嚴峻複雜,應該説,黨面臨的‘趕考’遠未結束”“從實現‘兩個一百年’目標到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我們正在征程中。‘考試’仍在繼續,所有領導幹部和全體黨員要繼續把人民對我們黨的‘考試’、把我們黨正在經受和將要經受各種考驗的‘考試’考好,努力交出優異的答卷。”

正入萬山圈子裏,一山放出一山攔。歷史的長河從來不乏暗流湧動。可以看到,在“趕考”路上,中國共產黨人遇到的雨雪風霜,總是充滿着很多不確定性。但同時也要看到,隨着時間推移,中國共產黨人對“趕考”的認識也在不斷深化,並以卓越智慧和膽識,在新的偉大實踐中,不斷為之賦予新的時代內涵。

習主席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要深刻認識黨面臨的執政考驗、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考驗、外部環境考驗的長期性和複雜性,深刻認識黨面臨的精神懈怠危險、能力不足危險、脱離羣眾危險、消極腐敗危險的尖鋭性和嚴峻性,堅持問題導向,保持戰略定力,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

簡潔凝練的字句,發人深省。這就是一個政黨在長期革命建設中凝聚起來的精神品格。它總是讓中國共產黨人時刻保持清醒,時刻保持強烈的憂患意識。

挽住雲河洗天青。黨的十八大以來,從增強“四個意識”到黨的羣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從嚴厲整治“四風”到堅定不移“打虎”“拍蠅”“獵狐”,從“三嚴三實”專題教育到“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黨史學習教育……人們深切感受到,我們黨勇於面對各種重大風險考驗和黨內存在的突出問題,以頑強意志品質正風肅紀、反腐懲惡,消除了黨和國家內部存在的嚴重隱患,黨內政治生活氣象一新,黨內政治生態明顯好轉,黨的創造力、凝聚力、戰鬥力顯著增強,黨的團結統一更加鞏固,黨羣關係明顯改善,黨在革命性鍛造中更加堅強,煥發出新的強大生機活力,為黨和國家事業發展提供了堅強政治保證。

今天,當我們回看中國共產黨人數十年的“趕考”經歷,可以深刻感受到:時代在變化,世情在變化,中國共產黨人面對的“考題”亦在變化。從新中國成立初期遇到的各種風險考驗到當前“四種危險”、風雲變幻的國際形勢、建設發展遇到的新的矛盾問題……都像一道道“考題”擺在中國共產黨人面前。這些“考題”往往暗藏風險,一次次考驗着中國共產黨人的智慧和品格。

今天,中國共產黨人只有堅守自己的初心和使命,永遠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心連心,永遠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作為奮鬥目標,才能答好這些“考題”。

這就是“趕考”背後的歷史哲學。

永葆“趕考”的清醒和堅定

唐代詩人杜荀鶴寫過一首題為《涇溪》的詩:“涇溪石險人兢慎,終歲不聞傾覆人。卻是平流無石處,時時聞説有沉淪。”意思是説,涇溪裏面礁石很危險,人們路過的時候總是非常小心,所以長年都不會聽到有人不小心掉到水裏的情況。恰恰是在水流緩慢沒有礁石的地方,卻常常聽到有人翻船的消息。

這彷彿是個悖論。古老的中華文明,很早就對此有了深刻認識。“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亂”,這是《易經·繫辭傳》中的記載。“居安思危,思則有備,有備無患”,這是《左傳》中的名言。“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這是孟子的忠告……按説,在深受儒家經典影響的數千年文化傳承當中,居安思危的憂患意識已然是我們民族精神的鮮明特徵。但與此同時,歷史長河中又不知沉積了多少“翻船者”的慘劇。每每思之,都不由得讓人掩卷嘆息。

居安思危,何曾只是閃耀在典籍裏、吟誦在人們口中的一句話,今天記之,明日忘之?歷史的長河裏,何曾只有一處暗礁,此方過了,便一馬平川?

1949年6月,也就是在黨中央離開西柏坡的3個月後,新政協籌備會在北京召開。在此期間,徐悲鴻等人推薦田漢作詞、聶耳譜曲的《義勇軍進行曲》作為國歌。但有的代表認為,新中國已經成立了,中華民族已經作為一個偉大民族屹立在世界的東方,“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的歌詞已經過時了,建議重新填詞。但毛澤東、周恩來都不同意改,贊成歌詞中“安不忘危”的思想。經過充分討論,毛澤東最後一錘定音:既然大家都認為《義勇軍進行曲》作為國歌最好,我看就這樣定下來吧,歌詞不要改。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這句話寫在國歌裏,也刻在中華兒女的心中。歷史反覆告訴我們,只有把每一步都當作險灘絕壁來走,才可能把路走得更穩。從西柏坡走來的70多年時間裏,中國共產黨人正是抱着這樣的心態,才成功應對多方挑戰;也正是因為成功應對多方挑戰,中國共產黨作為一個擁有9100多萬名黨員的世界第一大執政黨,才能像今天這樣變得更加成熟、更加自信、更加有力。

“軍事上的落後一旦形成,對國家安全的影響將是致命的。我經常看中國近代的一些史料,一看到落後捱打的悲慘場景就痛徹肺腑!”

“越是取得成績的時候,越是要有如履薄冰的謹慎,越是要有居安思危的憂患,絕不能犯戰略性、顛覆性錯誤。”

“前進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風順,越是前景光明,越是要增強憂患意識,做到居安思危,全面認識和有力應對一些重大風險挑戰。”

……

居安思危,這是黨的領袖的諄諄告誡,也是中國共產黨人站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大歷史關口上,自覺自警思憂患的生動寫照。

今天,我們深知,數代中國人為之奮鬥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從未如此接近;今天,我們更應該深知,面對波譎雲詭的國際形勢、複雜敏感的周邊局勢、艱鉅繁重的改革發展穩定任務,我們要經受的考驗必將更加複雜多變。

越懷“趕考”憂,才越能走好“趕考”路。對真正具有“趕考”精神的中國共產黨人來説,這種憂患意識彷彿一條歷史的鏈條,已然貫穿於昨天、今天,也必定連起明天。

土屋、柴凳、地圖、油燈、石磨……曾經在西柏坡指點江山的一代偉人們已經離我們遠去,但滹沱河畔那座精神豐碑永遠在我們心中巍然屹立,“趕考”的強音依然在我們心中迴響。

“永遠保持建黨時中國共產黨人的奮鬥精神,永遠保持對人民的赤子之心”。時光流轉中,那張不斷延伸的“答卷”上,歷史在見證,人民在見證。

(版式設計:賈國樑)

延伸閲讀:請掃描或點擊二維碼進入西柏坡紀念館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